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聯盟竊取大師討論-第804章 宣戰!閲讀

聯盟竊取大師
小說推薦聯盟竊取大師联盟窃取大师
柴安平以相当高调而强势的姿态,向世界宣告了自己的登场。
所有神灵,古老的意志,又或者被高等力量支配的傀儡,全体目光都纷纷向他看齐。
今时今日,竟然还能有这样强大的神明,直接超脱凡俗晋升到至高。
星灵都是干什么吃的?
废物吗?
也就是九星的封镇隔绝了内外, 否则这些神明恐怕还要更加震惊于柴安平展现出来的另一特质——
难以置信的恢复力。
柴安平晋升成功的那一刻,巨神峰上正在修复家园的星灵们也齐齐陷入了静默中。
尤其是参与了绞杀柴安平的强神,此时都不由生出些许胆寒,祂们是亲眼看着柴安平被十字大葬命中的人,但为什么他现在却如此轻松就晋升到了至高?
难道他们袭击的只是一个假人?
巴塞罗静静坐在王座上,脸上看不出情绪,但手中摇晃的酒杯同样停了下来。
算上费德提克, 短短时间内天人一族竟然多出了两尊至高的死敌!
祂所设置的棋盘, 轰然崩塌。
所有计划与安排, 全部都被不可预料的外力一拳砸烂。
乃至于连自家的居所都被袭击成功!
巴塞罗在过去的时间中,曾经覆灭过许多自称被命运眷顾的神明,哪怕是那些强大到不可思议的自然神灵,也逐一陨落在天人的阴谋中。
祂们每一位,都饱受命运眷顾!
但凭什么……格雷西·雪莱屡屡依靠着奇迹逆转局势?
非战之罪更加令巴塞罗憋屈愤怒,祂此前甚至已经拿出了前所未有的重视,设置下了足以屠灭好几个至高的绝境,哪怕是娜迦卡波洛丝最重要的子意识都死在其中!
“砰……”
酒杯碎裂开来,红色的酒液流了巴塞罗一手,祂的目光逐渐变得凶恶起来。
“那就来试试吧,格雷西·雪莱,看谁究竟会被时代淘汰!”
……
柴安平昂立高空中,双眼微阖,感受着体内质变的力量。
已经彻底融合统一的力量被他称为「黄金流火」, 司掌命运轨仪、窃取、雷霆、真知、愤怒本源, 同时凭借形意的晋升,达成了类似混沌生物的“内外一体”, 大大削弱了外界对自身的影响。
此时的柴安平,头戴着华贵冠冕,发丝如火焰般倒竖燃烧,双眼异瞳,一只眼睛是象征雷霆的青蓝色,一只眼睛是象征行窃预兆的赤金色,眉心一道象征“真知之眼”的竖纹。
他的皮肤晶莹而白皙,所有神纹已经全部内敛到他的骨血中去。
部分袒露的胸口上有金色印记与赤红火焰交叠。
与他气息一体的「红莲」长刀斜挂腰间,而在另一侧的腰上,还有另一件随着能量吸收而自然出现的“神器”——
那是一个灰扑扑、时刻弥散着雾气的琉璃葫芦。
这是柴安平本身的炼金知识与真知法则交织出来的产物,本来的形象应该是一个药罐,但柴安平感觉腰上挂着一个药罐实在违和,就将其改造成了一个由多面体组合而成的葫芦造型。
药罐葫芦是炼金的终极造物,可以凭借真知的知识,快速炼制所需的炼金产品,所对标的都至少是至高级别的东西,可以说是财富制造器。
同时,柴安平相关的一项能力也随之质变。
【药剂投掷】的能力同化到了药罐上, 如果柴安平愿意舍弃这个造价不菲的葫芦, 将其掷出,敌人将大概率直接受到至高全力一击的致死伤害。
而且之后柴安平还能花费代价将其重新塑造出来。
除此以外,柴安平此时身穿的一身火焰与璀璨黄金交织的华服同样是力量本源塑造出来的战袍,浑身充满了尊贵与强大的气息。
这是柴安平晋升后的神明姿态,可以最高效的调动「黄金流火」的本源力量。
就如迦娜的本体,脱离自然之灵的形态,变成了人形的模样。
“可惜,我这么高调出现,星灵竟然按耐得住,没有直接动手。”
柴安平有点遗憾,如果星灵仓促间出动,他就大概率能逼得巴塞罗不得不使出“奥瑞利安·索尔”这张底牌,届时他找到机会说不定就能彻底终结星灵的统治……
但问题不大,无非是继续加码罢了。
总有超出星灵承受极限的时候!
柴安平抽出红莲,终于将目光投向那些隐藏起来的古神。
当祂们在注视他,柴安平自然也就能看见祂们。
有些古神立刻收起了感知,隐匿行踪遁逃,而有些则依然看戏,想要进一步看看柴安平想要发表什么宣言。
“诸位!”
倒悬的愤怒之海降临,柴安平拄刀而立:“时机已至!”
“或许有人在疑惑我的身份,也有人在悠久的岁月中习惯了隐藏,但这其实都无所谓。
重要的是,诸位,是否已经忍耐到了极限。”
“桀哈哈哈——”
漆黑的大海强势挤占进柴安平的“领域”中去,费德提克从精神领域里漫步而出。
又一尊至高!
众神魂灵一震。
“尊敬的雪莱阁下,您要是说起这个……我可就不困了。”
祂默默在天边坐下,以此展现自己对柴安平的支持。
狡猾的恶魔头子!
柴安平看见费德提克闪亮登场不由暗自腹诽,就算自己不反星灵,这家伙也是坚定不移的反星灵分子!
“从今日起,我在此宣告——”
柴安平朝费德提克点头致意,接着继续高声说道:“我必将以颠覆星灵统治为此身陨落前的唯一意志!
若魂灵未灭,我必将带头冲锋!
以此身起誓,如有虚言,神格自陨!”
“天人罪恶罄竹难书,天下人共击之!”费德提克振臂高呼:“我愿助雪莱阁下一臂之力!”
屮!
柴安平实在是对费德提克的话槽多无口,一个恶魔怎么好意思说别人罪大恶极?
不过这家伙还真是了解自己宣言的节奏,知道自己接下来就是要鼓动这些古神加入自己,成为掀翻星灵统治的一份力量。
“诸位,时机已至!天人的时代必将终结于此,如果你们的骨血中尚有一丝热血,仇恨尚未冷却,尽可来加入我等!”
“雪莱阁下,我们是同盟,但可没提前收到这振奋人心的消息。”
东北方向的天空上,射来一根巨大的冰霜箭矢,喀涐涅洛斯优雅的站在箭矢最前方,手里抓着一个星灵的头颅,接着随手将其冻结在身边。
在祂的身后,一支星灵小队全部成了冰霜的艺术品。
锻造之神奥恩坐在箭矢的中端,有些讪然地朝柴安平打招呼。
除了祂以外,还有一群拥有弗雷尔卓德血脉的半神和强大冰裔。
身为世间唯二的大陆意志,喀涐涅洛斯绝对算得上最强神灵之一,这冰霜从天边掠来,仿佛连空间都要被冻结。
有神灵震撼于柴安平的号召力,此前祂们可罕有听闻过这个愤怒继承者的事迹!
但有了费德提克和喀涐涅洛斯的粉墨登场,许多痛恨星灵的古神便开始按奈不住。
如果面对着这种局面还不站出来反抗,那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那海洋之外,神灵的坟墓仍然恸哭!
跟随着柴安平从班德尔城出来的拉克丝、辛德拉也赶来柴安平身边,在倒悬的红色、黑色海洋中撑起黑白两颗太阳。
“哦?”喀涐涅洛斯凝视辛德拉,接着淡淡微笑:“我还以为艾欧尼亚的大陆意志仍会无动于衷,没想到也早就在暗中布局了。”
两位天赋在无数岁月中都堪称顶尖的法师,所代表的力量,没有任何人能够忽略!
精神领域中,一条紫金触手也探了出来。
“真是聒噪吵闹的小鬼,但看来我也不能继续坐视不管了。”
娜迦卡波洛丝的声音响彻云霄:“毕竟,天人那群目空一切的家伙,确实该借此机会清洗清洗了。”
连这位至尊都出动了!?
有神灵激动的浑身颤抖,虽然娜迦卡波洛丝没有明言,但祂们最忌惮的是什么?
不就是奥瑞利安·索尔的存在吗?
有娜迦卡波洛丝顶在前面,祂们还怕个锤子!
海洋之外的神灵墓地、遥远的宇宙之外,有流光正在全速朝着符文之地降临。
柴安平能感觉到一股大势正在积聚,一股要杀死星灵的大势!
“那么你还坐得住吗,巴塞罗啊……”
柴安平朝拉克丝会心一笑,接着招呼一众老熟人寒暄问候。
“欧琛怎么没有现身?”喀涐涅洛斯问道。
“那家伙对愤怒的支持,还需要给别人看吗?”娜迦卡波洛丝纳闷:“祂的法则问题不小,非必要情况还是别出来撑场子了。”
费德提克俨然一副自来熟的模样,乐呵呵跟众人打招呼,仿佛完全忘记了连坑柴安平几次的事实。
只有面对娜迦卡波洛丝时,才面露几分尴尬。
“哦呀哦呀,雪莱阁下,您可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呀!”费德提克恭维道:“不过我早就知道,您注定非凡,要成就一番事业。”
“哪里哪里。”
柴安平撇了祂一眼:“你也是一动惊天动地,差点没把我也给埋进去。”
“哈哈哈!”
费德提克沙哑的喉咙发出尖利的笑声。
喀涐涅洛斯没有跟费德提克交谈的兴趣,祂朝柴安平说道:“我想你对接下来的计划,应该已经有所准备了。”
“是的。”
谈起正事,柴安平设下屏障,肃然道:“这场战役本就迟早要打响,现在由我来牵头,是因缘际会,但既然已经站出来,那我也责无旁贷。
跟天人的决战,需要满足一个条件,当条件满足时,我方自然必胜!
所有的决策,所有的计划,我都将为了这个条件出现而准备。”
爱上无敌俏皇后
“就……一个条件?”费德提克眯起眼缝,猩红的光芒中,既有一丝好奇,又有一丝残忍。
天人能够从自然神纪中胜出,并且镇压符文之地上万年,可见其实力雄厚,但现在柴安平竟然敢豪言只需要一个条件就能将其覆灭,费德提克确实感到好奇。
众人也被柴安平口中的自信惊讶。
但柴安平显然没有透露这个条件的意思,甚至要不是这些人都会是反抗星灵的核心人物,他也不会给祂们交这层底。
等到其他古神前来支援,他就不会再提及这件事了。
“除此以外,我无意拖延这场战争,神灵组成的联盟中注定充满纠纷和矛盾,时间越是长久,内耗也就越无法忽略,而且也会让符文之地生灵涂炭。
所以很快全面战争就会打响,我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抹除掉星灵万年的底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