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 浩淼大陸之萬年太歲王-第62章 商議(2)分享

浩淼大陸之萬年太歲王
小說推薦浩淼大陸之萬年太歲王浩淼大陆之万年太岁王
“真是太好了!大唐有救了!大唐有救了!”大当家江中凯听得兴奋起来。
“那些门派可曾派人加入?派了多少人?”金美姬问道。
“那倒没有,他们只是捐了大笔钱、粮、车、草,这已经很不错了。”唐释舫道。
“一个人都没派?”
“一个人都没有,这些门派都是修真者,平素不与人为敌,崇尚自由逍遥,要他们参加战斗,无异于推磙子上山。倒是二河镇和狩猎人营地有不少平民百姓、佃户、自由民参军。”唐释杰道。
“哼!这些门派平时在地方上吃拿卡要、作恶多端,抢占平民百姓良田、山林、河塘,又跟皇室抢夺利税,皇室税收每况愈下,就有他们的一份功劳!
葬剑诀
更有甚者,拥有私家军队,比如一石景田金门和小荒木山的炎金门,他们野心勃勃,富可敌国,随时都能发兵攻打火城。”金美姬想到此,叹口气道:“如今,国破山河在,我孤儿寡母已无半点能力恢复山河,诸君虽是皇室旁支,但都是大唐血脉,可一起攻打火城叛逆,事成后,论功行赏,功劳最高者成为唐皇。”
“不可不可!倘若我等各自为营,自立山头,必会被火城叛逆各个击破,最后必死无疑!如果我们打着九殿下的旗号,一可以团结所有人,二可以更加的名正言顺,不怕火城叛逆造谣使坏。”唐释伍道。
一枚祸害 小说
“他一个小孩的名号有这么重要?!”金美姬怒道,“你们重新找个八岁小孩替代不就行了。这个是我和吾儿的身份文件、马蹄金印,还有最重要的:先皇玉玺!”她从怀里掏出几样东西。
“什么?!先皇玉玺!”众人大吃一惊,就连大当家江中凯和金镇泰都惊的跳了起来,这一路上她可是一个字都没有提过。金镇泰暗想:“是那日她在殿上顺手偷的?还是早就偷在了手里?这个女人果然不简单!以前真把她看扁了。幸好她没有修真,不然……”
唐释舫、唐释杰、唐释伍紧盯着金美姬手中的先皇玉玺,沉入了幻想:拿了金印,号令天下,唯我独尊!挡我者死,顺我者生!
良久,众人才回过神来,此时木梯发出连续的“蹬蹬蹬蹬蹬”的声响,下来了好些人。原来众人愣神之际,大当家江中凯抱着唐泰山上了二楼船舱,将孩子交给了老仆葛世富。
“哈哈哈哈!原来是三位将军大人啊!幸会幸会!”四长老姜中海抱拳作揖朗声笑道。
唐释舫、唐释杰、唐释伍三人抱拳还礼,金美姬将物什放入怀中,众人随后分宾主坐下。金美姬坐在上首中间位,左手边是金镇泰,右手边是大当家江中凯,江中凯下方依次是四长老姜中海,五长老姜中日,六长老姜中丽;他们的对面依次是唐释舫、唐释杰、唐释伍以及二当家江中原、三当家江中成。金镇泰的左手边有上到二楼的楼梯,江中凯的右手边有下到底舱的楼梯,金美姬面对的就是船舱出口。幸得此行商船舱里宽阔高大,这十多人一起坐下来,一点也不拥挤。
此刻,众人中有对着茶狂饮的,有摆弄茶具的,有盯着舱顶望的,有看着脚底的,有摸着剑把不放的,有绷着脸神情紧张的,有不停摸着胡子的,有不停摸着鼻子的——众人各怀心思,却没人开口说话。
金美姬见气氛不对,心下惊道:“没想到这些人见财起意,难道要火拼?”她转脸看到金镇泰绷着脸神情紧张,知道自己刚才做事冲动了,这下该怎么收场呢?!
唐释舫端着茶杯喝茶,望了一眼唐释杰、唐释伍,两个人按住剑把,一个盯着长老姜中海,一个盯着大当家江中凯,额角边微微冒汗,唐释舫略感安心,心道:“我们三个,他们六个,论实力,我们打不过他们。但水军大营就在前方,外边船上有我们两个士卒,一旦这里发生打斗,他们只需放出信标,便会有大批好手前来协助,谅他们插翅难逃。
只是担心他们楼上有人趁我这两个士卒不备放箭杀害,哎,早知道来的时候叫他们机灵点了,或者这大当家江中凯已经派人送去有毒酒水肉菜,哄骗他们吃下,毒死他们了。”这样一想,唐释舫忽而觉得舱里有点闷热,头上已有汗珠冒出。他望向大当家江中凯,对方正拿眼看他,江中凯端起茶杯,堆上笑容,示意喝茶。唐释舫勉强挤出笑脸,将茶杯样了样,继续喝茶,不过茶水早就被他喝光了。
江中凯方才在二楼将先皇玉玺的事告诉了两位当家,结果二人声响过大,被炎金门几位长老听到了,此刻他懊悔不已,觉得不该告诉两位当家;又怪两位当家大惊小怪咋咋呼呼的,不是他们两个瞎咋呼,怎么会被炎金门几位长老听到?现在他们双方若是打了起来,我们该帮谁呢?
如果帮了唐释舫三人,那么我们江氏一脉的商行势必被炎金门姜家骂成吃里扒外的叛徒,届时会被他们赶出二河镇,一辈子的心血就完蛋了。若是帮了姜中海几人,那就得罪了东江口水军还有拒兽关守军,还有所有残存的唐皇追随者。
他们的军营离二河镇太近,离火城太远,他们正在举着讨逆大旗准备攻打火城,如果先皇玉玺被炎金门姜家夺去,他们正好顺理成章,血洗二河镇。二河镇那点城防守备哪里是这上万部队的对手,他们打不过炎金门,还打不过二河镇吗?!真是伤脑筋啊!
就算炎金门打不过这些兵卒,他们还可以跑到大荒木山里,躲上个十年二十年的,或者跑进南域森林,以他们的修真能力,再弄块基地又有何难?真到那时候,我江氏一脉的商行上上下下老的少的男的女的,千余口人就是案板上的肉,任由军爷们屠割。
江中凯抬眼望到唐释舫看着他,心下一惊,慌忙端着茶盏示意唐释舫喝茶,他看出来唐释舫的笑容实在是太勉强了!既然唐释舫端着茶盏示意我喝茶,那我就喝吧,喝吧。哎?!这茶怎么没了?我喊个人倒个茶……不行不行!我一叫喊,万一他们误以为我发出号令,双方直接动手怎么办?啊呀,愁死人了,怎么办啊!他抬眼望了一下四长老姜中海,此时姜中海正拿眼望他,他连忙端着茶盏示意喝茶,姜中海狠狠瞪了他一眼。